News Center

新闻中心

投资人说 | 肖冰: 在这个“卡脖子”领域陪企业走过一长段孤寂的路
发布日期:2021-09-02

0b2aa89680f4091b6012859aa24a46cc.png


本文转载自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,记者 于静,编辑 周春林。略有调整。


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达晨发现自己一直深耕的那个“不太性感”的制造领域,正变得愈发地热闹:原来不投这个领域的一些基金开始进入到这个领域,之前在制造领域重镇深圳较少出现的美元基金,也开始在这里设立办公室。互联网、新消费的思维和打法也在制造领域频现,这派打法往往决策快、出手多,对企业的估值也更高,让这个向来稳健、低调的行业,渐升高温。

 

达晨是一家在智能制造领域深耕了21年的投资机构,身处制造业优势雄厚的珠三角,从诞生那刻便刻上了相应的基因。在长达21年的投资历程中,他们投出了600多家公司,其中116家成功上市,登陆A股市场的就逾百家。与互联网领域投资风险相比,制造业相对确定性高、回报率高的特点,也让达晨以360亿的资金管理规模,跻身头部投资机构,并在20多年的时间里,一直保持超募记录,多次获得LP信任。

 

直到现在,智能制造仍在达晨所有投资领域中占据百分之三四十的份额,尽管他们后来将投资的触角延伸到消费与医疗健康领域,但依旧延续着自投资制造业时便坚持的“深挖产业”的特点,并形成了“保持规模、克制欲望”的稳健风格。

 

制造业终归是一个需要默默耕耘、长期培育的行业,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、总裁肖冰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我觉得投资人还是要回归投资本质,要有足够多的耐心。”

 

这样的风格让他们形成了自己对行业的独立判断,也拥有足够的定力抵抗外界诱惑,甚至刻意避开行业都在谈论的热词,在不断深入的一线观察、交流过程中,慢慢找到行业的本质与深入制造业的“楔子”。

 

他们最新找到的楔子,是“工业软件”。

 

2019年到2020年期间,因美国相关政策,出现了针对中国的两次工业软件断供事件:美国EDA软件三大厂商暂停了对华为的授权和更新,美国软件公司Math Works对被列入实体名单的哈工大终止MATLAB软件的相关授权。由此,“工业软件”这一工业制造领域的底层“卡脖子”问题,逐渐受到人们的关注。

 

而“工业软件”早已第二次进入到达晨关注范围,这次的时间是2016年。

 

彼时,市场上关于工业互联网的声音比较多,最热的时候,一年可以冒出三四百家平台。而在达晨智能制造团队和企业家的日常交流中却发现,相较下来,工业软件对解决卡脖子问题有着更重要的作用,即中国工业面临的最迫切的地方是工艺提升,是从设计端到生产、制造、加工端整体的工业化软件的自主可控,以及面向新场景的自主化升级。相较于工业互联网,当时的工业软件,可以说“处于水下”。

 

作为投资人,达晨一直希望找到大家认知和关注尚缺的赛道,并从中发现价值。达晨认为,在工业软件这个领域,企业在产品上做大做强,解决卡脖子问题之后,会为提升工业互联网能力提供更扎实的基底。


2021年3月11日,中望软件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,让二级市场也开始关注到“工业软件”这个沉默已久的领域,这是A股第一家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上市企业,也是达晨重仓投资的一家企业,“投得早,投得重”,达晨的投资特点在这家企业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也让他们享受到超过二十倍的资金回报。而达晨对工业软件的第一波重点关注时期,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对尚品宅配的A轮融资,累计7000万的投资,收获62倍多的投资回报。

 

而随着国产替代、新技术趋势、新场景的出现,以及智能制造、增材制造、3D打印等对工业软件的需求变大,工业软件行业的订单、收入、人才等都进入良性发展的阶段。2021年,也是达晨投资工业软件更为系统的一年,今年上半年,工业软件相关的投资立项就已有六个。

 

除了工业软件,在达晨的投资版图中,类似这样“水下”的领域还有很多,比如机器人控制系统、数控机床、自行车变速器等。达晨是怎样在这个成长周期长、短期回报难的领域中,找到自己的投资节奏和方法论的,又是怎样在众生喧嚣中克制欲望、坚守初心的?

 

肖冰坦言,在众多创业和投资项目中,容易做的大家都做完了。智能制造领域仍有投资机会,但要往深度做、往根部做、往核心做


智能制造缘何快速升温?


相较于之前,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难度提升、可能性变小,中国又碰上自主可控进口替代的大浪潮,制造企业在很多领域产生了世界级公司的可能性,科创板的出现也提供了更多元的退出渠道,给投资机构带来了信心。综合下来,智能制造成为了大家关注的一大赛道。


面对赛道升温,我们认为重要的还是专注自身,抓住一些前瞻性的机会,利用在行业里长期积累的优势,布局产业链上下游项目,依靠对行业的深耕,而不是估值、价格战去争取项目同时,对外为企业提供专业的投后服务,对内提供具有竞争性的薪资和成长体系,招募人才,扩充团队。


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投资中,达晨最看重的是科技驱动的公司,而不是资本推动的公司。我们希望投到一些真正有核心技术壁垒的公司,这可能是我们面向未来的核心投资逻辑。当然,所有项目的核心还是企业家,比如有技术背景、创新力足够、企业家精神足够等。


另一个达晨看重的地方,就是企业要找到好的下游应用方向,制造业生产出来的产品,要切实应用到欣欣向荣的、高速增长的行业当中。进入什么行业,帮助什么样的下游产业,这很重要。


如何找到“水下”项目?


投资智能制造这个行业十余年,我们失败的比例较小,但绝对量并不小。我们投了600个项目,假如10%失败,就有60个项目打水漂,这时刻提醒我们要警醒、提高投资标准和水平。失败的原因很多,比如不专业,被企业骗了;行业发生了重大变化;有能力更强的竞争对手跑出来而你没有投中。


达晨一直强调深度的专业化才能找到水下的优质标的,这种能力的养成还是靠研究驱动。团队首先要专业,我们一直强调和执行的是,70%的时间要花在研究上,公司的大量经费也是花在研究上,整个公司要变成一个研究性的组织。


最近几年,我们一直强调深度专业化,就是重度垂直,我们希望团队在一段时间只看一个特别细分的领域,其他不允许看。这一策略其实意味着要放弃,哪怕机会很好、很赚钱的项目也要放弃。


所谓水下项目,不是财务顾问推荐的项目,而是比如当时不愿意融资,或者从没想过融资的企业。得益于我们对产业的长期深耕,达晨的投资案例中有相当多的比例是来自产业界朋友的介绍,同时对产业上下游延展研究、布局。如果不专业,投项目的时候就会竞争多、性价比不高。


要做到命中率高、明星项目上持股比例也高,核心依旧是专业化程度要高。你要懂这个产业,不要漫无目标地去投,一定是自上而下把这个产业研究透了以后,从它的产业链上下游沿着一个图谱去投。每一个项目的投资,一定要本着严肃专业的心态,不被同行泡沫所逼迫,一定要独立思考,内部投决体系要比较完善,才能把不靠谱的项目淘汰掉。


早期估值比较低的时候,要敢于重仓,比例要高一些,企业不断发展过程中的下一轮机会也要抓住,持续投入,哪怕再贵也要投。专业的研判,让我们有勇气追上去。


达晨做投资研究没有任何捷径,都是用脚跑出来,而不是看很多报告总结。比如研究工业软件,那就去跑在这个行业里深耕的100家公司,可能就知道行业的本质是什么了。


每一个企业家对于一个行业的理解都不一样,很多不同维度的人给你反馈,能帮助你更好地形成自己的判断。不过,见企业家时不要先入为主,而是要通过一手数据,朴素地思考问题。不要急功近利,要多花一些时间提升自己的认知。


公司层面也会提供很多资源支持他们去做研究,在买数据库、投资经理出差、参加展会等方面没有限制。年度考核时,投资人即使没有任何投资项目,只要有优质的投资报告,也会获得比较高的评分。


在慢回报的行业内保持平衡


工业软件行业难以速成,而资本需要持续赚钱,这二者之间并不矛盾。周期虽长,但二级市场给它的估值高、成长性大。中国工业场景这么多,只要你积极介入,时间花长一点,最后的平均回报也是非常高的。比如中望软件,我们获得了20倍的回报,长期看,只要抓住了本质的东西,陪企业走过前期那段孤寂的路,它的价值是非常高的。


比较软件和硬件,我更看好软件投资,有一句话叫“软件定义一切”。软件的边际利润是很高的,前期只要研发投入,不需要一大堆厂房、设备、工人,一旦它成了,卖出去的每一元钱都是利润。软件的财务模型跟传统制造业的财务模型不一样,所以投资人一定要理解。前面很平,一直没收入,后面可能是很陡的往上走的一种曲线。投资人一定要忍受前面很长时间没有收入的阶段,这个就是考验。


科创板开板之后,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,二级市场给了这些公司很高的估值,给了大家很大的鼓励。


关于工业软件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,我认为工业软件需要物理、数学等基础科学非常扎实的功底,再加上IT的工程实践,长时间打磨才能做出来。随着中望软件的上市,工业软件渐渐受到关注,不过,这个赛道还是非常寂寞。工业软件和其他IT软件完全是不一样的逻辑,成长路径、技术壁垒、技术难度不一样,同时好的工业软件是不断迭代出来的,非常需要国家开放市场给它,让它有场景打磨产品。


工业软件并不难做,但要做到成熟、好用却不容易,需要跟工业结合,积累经验、长期摸索才能做出来,很多国外成功的工业软件公司,基本上也是从产业界出来的。


回归到投资本质,要做到克制欲望,关键还是我们想做能力范围的事。我们企业文化价值观的第一条就是要对LP负责。有些项目可能在基金成立5年甚至10年以后你才能交代,那时候,希望自己还能坦然面对出资人。


我们不断通过提高我们的投资标准、投资质量来控制规模,希望做一个马拉松选手。


每一次募资超募的时候,很有诱惑,我们往往拒绝。有一些项目可能能赚钱,同行也会投,但是我们不投,即使投下去马上能够上市,增加一个投资案例,达不到我们的标准也不投。


总之,在面对利益诱惑时,能不能选择放弃,这就是克制欲望最核心的考验

3b151fa015dd88792dabf7e1b41f77f7.jpg

达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,总部位于深圳,是我国第一批按市场化运作设立的本土创投机构。自成立以来,达晨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不断完善,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下,聚焦于信息技术、智能制造和节能环保、医疗健康、大消费和企业服务、文化传媒、军工等领域 … [ +更多 ]
微信公众号

达晨财智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.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
电话:0755-83515108

邮箱:Fortune@fortunevc.com

粤ICP备14030831号

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35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