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 Center

新闻中心

达晨发力,一举募集68亿
发布日期:2021-06-04

image.png

中国创投终局肯定不是两三家巨无霸。刘昼表示,此次募资68亿,那么下一期可能是80亿,后面是100亿,稳步迈向千亿规模。



本文转载自投资界PEdaily,作者 刘全 刘凯程



今天,达晨送给自己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。


投资界6月3日获悉,达晨财智正式官宣旗下新基金:深圳市达晨创鸿私募股权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(简称达晨创鸿)完成首轮关账,首关金额超55亿元,最终总规模约68亿元,延续每期基金保持超募的行业记录。


至此,达晨财智执掌基金规模超360亿元。成立于2000年,达晨今天刚满21岁,这家本土创投拓荒者,历来为圈内熟知的是内部铁三角组合——刘昼、肖冰、邵红霞。迄今为止,达晨累计投资超600家企业,收获上市公司超110家,其中明源云以超150的倍数创下达晨史上最高回报纪录。


回望过去20年,达晨财智董事长刘昼总结达晨:克制欲望,保持规模。这一度让达晨成为创投圈的另类——虽然跻身头部机构,但体量跟同级别机构相去甚远。迈入下一个20年,达晨大举招兵买马,再次踏上创业征程。正如刘昼所判断,中国创投终局肯定不是两三家巨无霸。


image.png


本土创投久违振奋:

达晨一口气募68亿,LP挤不进去


用邵红霞的话来说,这是一场闪电战,“酣畅淋漓”。


她回忆,达晨新基金从2020年三季度开始筹备,IR团队第一件事是从各个维度梳理达晨的数据,同时与所有行业线的主管合伙人深入沟通、提炼差异化,接着梳理出一份最全LP地图。每一次募资,都是对GP的一次体检,对自身的一次扫描,也希望通过募资,倒推我们内部投资和运营的螺旋迭代发展。


“我们募资大概分三步走。”邵红霞透露,第一步是先夯实基石LP,达晨有一批坚定支持的老投资人,大股东电广传媒这次也加大筹码,队和股东自有资金占比超过10%,如此高比例的投入并不多见,“表明我们团队是All in心态”。第二步是对接金融机构渠道,达晨这次与诺亚财富和招商银行合作,邵红霞坦言,“能够进入诺亚、招行这样的渠道并非易事,他们的门槛其实很高的,对合作的GP很挑的,达晨和诺亚的合作超过10年,非常感谢诺亚的一路陪伴,无论市场环境和产业周期如何,都重仓支持达晨。”目前,还有一些专业的大机构正在走内部的决策流程,达晨新基金募集工作在半年内进入尾声。


整体来看,此次LP阵容令人羡慕。投资界独家获悉,除老股东电广传媒外,达晨新基金LP中既有歌斐资产、招商银行、平安银行等金融资本,也有世纪金源、金雷风电、碧桂园、满京华、大华股份、九阳等产业资本。


此外,国有资本方面出现了如来自湖南、安徽、山东、浙江等地国资的身影;还有歌斐母基金、清科母基金、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、盛世母基金、恒天融泽母基金等市场化母基金。LP复投率高达70%,市场上主流的人民币LP群体都来了。


当然,LP中也涌现不少新鲜血液。这是达晨首次与招商银行合作,通过私人银行渠道募集10亿元,“今年3月5日,达晨新基金10亿份额在招行平台上实现秒空”,这一幕令邵红霞印象深刻。在中国市场上日渐活跃的家族办公室,这一LP群体,也加入了进来。还有一些互联网新贵的身影,比如华为、迈瑞医疗、顺丰、小米、腾讯、比亚迪、华大基因等知名企业高管都参与了达晨新基金。


据悉,此次新基金意向金额高达100亿,但达晨团队权衡后选择了约68亿元。“我们觉得这个规模更适合团队现阶段的能力边界。”刘昼解释,虽然有机会品牌变现,但达晨历来有自身的节奏,在扩大规模的同时要保持克制。


这意味着,达晨要忍痛拒绝一些LP。投资界了解到,有LP直接找到达晨高管团队表达合作意愿,仍然没投进这期基金。20年的行业积累和时刻自省的认知与克制,让达晨有足够底气和决心,“戴着枷锁的钱”尽量少要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达晨新基金边募边投——从去年9月份完成第一个项目投资,至今已经投出45个项目,涉及医疗健康、智能制造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消费与企业服务、文化传媒、军工等行业。弹药充足,达晨开始在下一个20年跑出“加速度”。


这两个月,美元基金募资消息密集传来,不少人民币基金倍感压力。“募资完成后,我问团队这次觉得难吗?大家反馈虽然做足准备,但上半场还是保持比较谨慎的态度。”一直负责达晨募资的邵红霞对此深有体会,“其实,每次募资开始都有压力、会焦虑,没有安全感,但随着LP交流、访谈的深入,LP尽调全面铺开,慢慢才有了底气和信心。大概是印验了那句鸡汤的话,只有拼尽全力,才能看上去毫不费力吧。”亲历中国募资市场浮沉变迁,邵红霞坦言期盼更多长线资金如社保、险资加快进入创投行业。


再次给LP返现超30亿元

做大规模,不让遗憾重演


过去20年,达晨堪称创投圈的另类——虽然跻身头部机构,但体量跟同级别机构相去甚远。


伴随着此次募资完成,达晨将迎来一个重要的节点,“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成熟了,我们底盘打得很稳,下一个20年开始加速度。”刘昼表示,此次募资68亿,那么下一期可能是80亿,后面是100亿,稳步迈向千亿规模。


一切似乎是水到渠成。迄今为止,达晨投资企业超过600家,成功退出超过200家,其中112家企业上市,包括了亿纬锂能、爱尔眼科、康希诺、明源云、尚品宅配、华友钴业、中望软件、和而泰、吉比特、道通科技、蓝色光标、圣农发展、天味食品等众多行业第一股或龙头股。其中,2020年在港股上市的明源云刷新达晨最高回报纪录。2020年,达晨再次一举给LP返现了超30亿元。


眼下,资金规模也是创投机构的重要竞争力之一。谈及这一点,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、总裁肖冰感慨万千,“此前由于基金规模不够大,致使我们失去很多机会。”一些原本非常看好的公司,达晨投到后面资金就跟不上了,导致持股比例变小,错过了更高回报的可能。”比如爱尔眼科,如今市值3500亿,达晨早早捕获却在持股比例上留下了遗憾。


 “优秀的企业家肯定是稀缺的,所有的项目都是二八原理,发掘到好项目就是要重仓。”肖冰说,衡量一个基金是否成功,标准有两个:一是命中率要高,投到足够多的明星案例;二是在明星项目上的持股比例要足够高,否则基金的回报还是上不去。


达晨早在2015年就对瑞鹏宠物进行了首轮投资,成为了瑞鹏引入的首个机构投资方,并在后续接连4轮追加投资。后来瑞鹏宠物又相继引入高瓴、腾讯等战略投资者,总融资金额达百亿级别,而达晨受限于资金体量没有再继续跟投,瑞鹏宠物最新一轮估值已达到约300亿人民币。


“我们后来认真进行复盘,其实股份比例要比项目估值重要。”肖冰解释,对于投资早期项目而言,多1%的持股比例,远比多一个亿的估值重要得多。以瑞鹏宠物目前的估值来算,多占1%的股份就意味着多几亿的回报。“我们以前一方面由于规模,一方面投资也比较保守,现在规模开始再上一个量级,更敢于重仓。”


如今,达晨投资团队的主要精力放在挖掘爆款项目上。“过去我们10个IPO,有时候都顶不上美元基金一个项目赚的钱多。”刘昼说,达晨坚持精品投资,碰到一个好的项目,一定要敢于下重注,可以两轮、三轮甚至四轮跟进,希望投出一个赚100亿的项目


Carry到位,招兵买马

95%是理工科背景


现在,达晨大举招兵买马,扩充团队。就在投资界拜访达晨深圳总部当天,刚好18位新入职员工正在接受业务培训。刘昼透露,从2020年至今,达晨开启两轮大规模的招聘,过去一年多里约有30位新人加入。


邵红霞引用年终总结的一句话解释:“利用行业洗牌契机,逆势加大人才储备和引进”。达晨全年招聘收到了将近2600份简历,转化率是1%,可谓百里挑一,其中不乏一些从优秀美元基金手上吸引过来的人才。


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薪酬结构不太一样,坦白说美元基金工资高,所以常常看到一些优秀人民币基金投资人被挖走。但在肖冰看来,美元基金的Carry往往只有合伙人才能享有。而类似深创投、达晨这样的人民币基金,Carry是团队一起分享、能够真正到位的。


“我们后来想清楚了,达晨就招聘适合我们的人。如果他在意短期的工资,那可能不太适合我们;如果对自己有信心,能够在五年八年投出业绩,那他的待遇一定不会逊色于顶级美元基金。”肖冰补充说。2020年达晨迎来退出大年,有些爆款项目实现了退出,回报非常高,也给投资团队兑现了Carry,金额十分诱人。


image.png


肖冰透露,现在达晨投资一线已经基本不招学金融或财务的人,而偏向那些具有数理化生背景的技术人员、研究学者。用他的话来说,VC正跟科学家走得越来越近。


这一点也体现在达晨的投资上。不久前,达晨牵头主导投资了一家全自动无人驾驶的人工智能企业——飞步科技,其创始人何晓飞是浙江大学一位年轻教授;景杰生物创始人程仲毅是中科大分子细胞生物学博士,师从诺贝尔生物学获奖得主;艾棣维欣创始人及董事会主席为王宾博士,目前也担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特聘教授;康希诺四位创始人宇学峰、朱涛、邱东旭、毛慧华都是海归科学家团队……不胜枚举。


在这种背景下,达晨向投资团队提出要求——“和科学家交朋友”。肖冰介绍,达晨95%的投资经理都是理工科出身,而作为文科生的他,如今每年也大量恶补相关专业知识。


达晨内部为了鼓励员工继续深造,甚至报销学费。此前,达晨信息技术行业业务合伙人窦勇为了深入行业,专门到澳门科技大学念了信息技术专业博士,学费全部由达晨报销,在创投圈引为佳话。


跟自己较劲,不跟别人较劲

中国创投终局肯定不是两三家巨无霸


21年一晃而过,达晨见证了中国创投的浮浮沉沉。


这个行业正发生着剧烈变化,尤其是争抢项目的焦虑感,在圈子里已然蔓延。“21年,所谓七年之痒,我们经历了三个周期。争抢项目的事情,教训依然历历在目。”刘昼感慨,当年全民PE抢项目同样轰轰烈烈,最后只剩一地鸡毛,死伤惨重。


“现在,项目靠抢靠抬价的我们基本都撤了”。肖冰常年奔走一线,“我们对自己有信心,不用抢也能保证有足够高质量的项目源,否则我也会很焦虑。”他坦言,中国依然还有很多好项目,达晨布局比较广泛,“行业+区域”双轮驱动有着发达的毛细血管,跟自己较劲,不跟别人较劲。


但肖冰也担忧着,“比如一些赛道,企业啥都没有估值就几亿、几十亿,特别疯狂,资金体量大的机构,再一起去追很细分的风口,几家一抢,估值就被抬得更高了”。


邵红霞提到一个说法,现在5%的投资机构募到了市场上95%的钱,1%的机构赚走市场上99%的钱。“募资端的倾斜十分明显,能够让机构大LP果敢出手的GP很少了,一般的GP他们不会投,而是会选择有数据、有逻辑、有持续好业绩的头部GP,所以头部机构很容易募到很多很多钱。”


今年以来,国内IPO形势发生着一些变化,刘昼认为这是正常现象,“我们经历了八次IPO暂停,所以要求团队员工要有正常的心态,平常心就好。这时候,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投决会上把好关,埋头做好项目。真正的好项目,像酒一样,放得越久会越香。”


刘昼直言,中国创投终局肯定不是两三家巨无霸。这个行业不是流水线,每个项目背后都需要一个个人去谈、去落地,而不是生产线可以自动化批量生产。如果那样干,结果肯定是干不好的。


“百花齐放,万马奔腾,才是大家一起要去的远方”。

image.png

达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,总部位于深圳,是我国第一批按市场化运作设立的本土创投机构。自成立以来,达晨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不断完善,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下,聚焦于信息技术、智能制造和节能环保、医疗健康、大消费和企业服务、文化传媒、军工等领域 … [ +更多 ]
微信公众号

达晨财智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.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
电话:0755-83515108

邮箱:Fortune@fortunevc.com

粤ICP备14030831号

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3598号